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新型冠状病毒

抗疫无方,约翰逊的政治前景如何?

何越:英国抗疫成绩不佳,政府在抗疫初期的失误和疏忽日益受到批评,但未来5年约翰逊的政策自由度仍相当高。

“政府借钱付工资的债务,估计要落到你们这一代。”我对十岁的大女儿说。

回顾历史,英国政府借债并造成长期影响,以往就有先例:二战后英国从美国借的37.5亿美元(相当于2015年的570亿美元,该贷款利率为2%),到 2006年12月31日才最后还清。

如我在《大难不死的约翰逊与其治下的英国“疫情社会主义”》里谈到的,疫情迫使英国走入了一个新时代,具有了一些社会主义大包大揽的元素。上周,英国政府宣布将抗疫口号从“Stay Home”(留在家里)换成“Stay Alert”(保持警觉),并将疫情封国期间的强制休假计划(furlough scheme)延长至10月。这是CJRS (Coronavirus Job Retention Scheme,疫情期间支持企业不裁员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与英国封国同时进行,由政府代付80%薪水给因疫情致使无法正常工作的私营企业雇员以及自雇人士,每月最高限额为2500英镑。据《卫报》报道:该计划目前正在支付给约750万名员工,占英国私营部门劳动力的四分之一, 93万家企业已使用它。预计每月英国将为此耗费120亿英镑。除了强制休假计划所需资金,英国还需大量借款应对疫情危机。4月23日,英国天空卫视报道“英国将在未来三个月借款1800亿英镑来应对新冠病毒带来的危机。”

借债生活在二战后的英国人生活中变得很常见;借债治国史则更长,始于威廉三世(1689 -1702年在位)。英国债务峰值出现在1815年拿破仑战争结束时,当时债务达到10亿英镑,超过GDP的200%。

法国、加拿大等国都在疫情封国状态下采取了类似英国的带有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救国措施,目前还无法比较哪个国家承受的代价最大。但英国为私营雇员发薪水到10月的做法,意味着这些措施对经济的影响将非常严重。

这是个三个月前才刚刚脱离欧盟的国家,这是个正踌躇满志准备单飞的国家,这是个铁定心思要在今年年底与欧盟签订贸易协定的国家,这是个正在重新寻找世界定位的国家。如今,除了恢复与欧盟的贸易谈判(通过视频会议方式),其他工作大都被搁置一边,熬过疫情再说。钱借多少似乎没有上限,迄今尚未听到工党有异议。实际上,大举借钱治国是去年大选时工党的政策之一,是为自己的选民及潜在选民造福利的事,工党鼓掌还来不及。近日已出现工会借疫情争取会员的势头,以“疫情未除,工作环境不安全”理由劝阻雇员返工。尚不知工会在未来会给政府的返工政策带来多大阻碍。

而当西方各国第一波疫情大局基本已定时,与中国、韩国、新西兰、冰岛、德国等国相比,英国抗疫成绩单可以说登上了最差榜。根据最新的民意调查结果,约翰逊的支持率暴跌9个百分点,从48%跌至39%。这一切,与更多被披露出来的约翰逊政府在抗疫早期的政策失误或疏忽有着很大的关系。

3月23日,在欧洲大多数国家都已实施封国政策后,英国突然大幅度调整抗疫政策强度,从之前传言的“封伦敦”,到大举宣布封国。此封国日期被英国批评人士认为太晚,在以天和周决定抗疫胜负的跑道上,稍微的犹豫与滞后,其代价是生命、更长时间的限制民众自由、更大的生产秩序破坏以及更多的借债与财政补缺。与英国几乎同时封国的新西兰,因其早早开始阻止外国人入境,将传染源挡在国境之外,上周四已开始基本恢复正常生活与工作秩序。而英国至今对海关入境者还没有实施检查,更不要说“入境前先隔离14天观察”(但据说将很快实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