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台湾

台湾之于“陆生”:疏离之外,却又想念

袁沐娴:还没毕业的陆生们最想知道的是,“下学期,我们还能继续回去读书吗”,而大陆、台湾真正“走近”对方,又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1月11日,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男朋友喊了几个兄弟在家烧烤,顺便等开票结果。

上午出门买食材的路上,手机里刷到的都是同学和老师返乡途中或投票之后的发帖。路过7-11买冰块,我们问几个店员都投给了谁,因为台湾选举委员会规定,他们没说出所投候选人名字,只是互相打趣。回家之后打开电视,新闻台几乎都在播报投票现场的状况。开票差距越拉越大,直到韩国瑜败选毫无悬念。

选举结果意料之中,265万的得票数差却在预测之外,我们几个陆生的心情也变得阴沉,失望之外,还多了许多迷茫疑惑,以及在这片土地上的区隔感。

没过多久,新冠疫情爆发。从疫情爆发初期,台湾财政部发布公告实行口罩出口管制,到后来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撤回陆配子女入境方案,墙外的各种信息和发帖一如往常地针锋相对,而当成为舆论焦点,陆生的情绪除了气愤和不解,还有失望和麻木。

我原定于2月14号返台的航班在1月31号被航空公司取消,因为担心疫情严重之后无法入境,于是准备改签到2月10号,想着一旦台湾开放入境,就赶紧入台。

可是,从2月6日起,全大陆被台湾列入二级以上流行地区,居住于大陆各省市的陆人被暂缓入境。7日,卫福部宣布自2月10日起限缩两岸航空至4月29日。

于是,被政策和规定支配的陆生逐渐变得听天由命,甚至打趣:“要不休学一学期好了?”而台湾各院校针对陆生的隔离措施、就学措施也很长时间都处于审议状态。同时,宿舍每隔一周就会发租金催缴通知到邮箱,应届毕业生答辩形式未知,实务课上课形式未知。

2月11日,朋友圈被一条B站视频刷屏,题目是“VLOG.想回到2016|Last Dance台湾交换生版MV”,背景音乐是伍佰那首正火的“Last Dance”,影片内容是他们2016年在世新大学交换期间生活的点点滴滴。

播视频的时候,跳出来一条条弹幕:“真的很怀念那个夏天”、“张震岳,2016年我也在现场”、“海怎么那么美”、“19交换路过”、“害,我也想去放天灯”……之所以这段视频在陆生圈里传开,大概是因为这段短片汇集了我们在台湾经历的很多小确幸。

上学期,男朋友会一时兴起开车带我去阳明山看夜景;我们常常从夜市的一头走到另一头只为了买到东山鸭头;花莲的七星潭晚上没有灯光,海浪声也因此更加亲昵;我的人生第一次潜水是在垦丁,紧张到在水下不停调整面镜;还想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体验一次滑翔,看一场演唱会……

2018年,我也去台湾交换过一学期。还记得那天我从超市抱着两包玉米片出来,外面下着雨,一位大叔见我没带伞,走上前高高撑着他的大黑伞直到我们走到了屋檐下面;还有一次,我去淡水老街一家小店定制挂饰,老板阿姨把邻居刚送来还暖乎乎的姜母茶递给我喝,笑眯眯地跟我说:“两年之后毕业了,也要带男朋友一起过来找我玩。”

也有尴尬的时候。学新闻总免不了在课堂讨论时事政治,那天老师拿来两篇报道,报道事件是蔡英文用日语及中文繁体在社交媒体Twitter发新年祝福,引发两岸网民骂战。我是在场唯一的陆生,老师让我谈谈看法。我当时急于表达到嘴唇发抖,但回过头想想所说的还是绕不开“客观公正”、“平衡报道”、“沟通理解”之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