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新型冠状病毒

公众信任:抗击疫情不可或缺的工具

阿胡贾:英国政府的判断和沟通失误消磨了公众的信任。如今这些失误将影响朝恢复常态迈出的每一步,包括学校全面复课。

乍看之下,这似乎有些奇怪:教室怎么就成了英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政策的战场?

学校为孩子们提供安全空间,在父母工作时教育、保护和照顾他们的子女。幸运的是,除了在少数病例中新冠病毒似乎会引发严重但可治疗的川崎病,感染新冠病毒的儿童通常不会出现最严重的症状。这就是为什么英国政府希望从6月1日起在英格兰分阶段复课。

然而,该计划遭到了部分教师和家长的抵制。原因既非固执,也非怯懦;这只是反映了人们对政客和科学家处理此次疫情的方式已经失去信心。人们感到困惑和怀疑的是:科学建议如何为政策提供参考,这些政策如何向公众推出,以及谁对这些政策负责?早期一些被吹捧为基于科学的决定——如在3月中旬减少检测和追踪接触者——后来被证明是错误的,也违背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建议。检测是德国和韩国得以保持低死亡率以及部分解除封锁的关键。

由于预期死亡人数较高,起初的一项打算让这种病毒在英国蔓延以形成“群体免疫”的计划也被取消。这一计划的存在随后遭到否认。

为政府提供建议的一个科学委员会的运作方式仍不为外界所知。护理院孤立无助;防护设备供应不足。英国目前的新冠死亡病例数仅次于美国,居全球第二,尽管这个国家在疫情爆发前原本有更久的窗口期,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

这些管理、判断以及公众沟通方面的失误消磨了公众的信任。如今,这些失误可能影响朝恢复常态迈出的每一步,包括学校全面复课(弱势学生和关键岗位工作者子女已经可以返校上课)。

英格兰的做法不仅与世卫组织建议的不同,与相邻的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也不同,这些地区的学校仍处于停课状态,“居家抗疫”仍然是主流的建议。

教师和家长们有理由质疑,如果内阁大臣们像他们声称的那样“遵循科学”,那为什么不同地区会在让学生安全复课的问题上得出不同结论。例如,儿童会在多大程度上将新冠肺炎传染给成年人(或者反过来)尚不完全清楚。

围绕英国学校复课不断升级的争吵,突显出一个更广泛的担忧:政客们一直难以理解科学证据在这种瞬息万变的情形下的局限性,而且似乎无法向公众传达这种局限性。英国皇家学会会长文基拉马克里希南(Venki Ramakrishnan)周一表示,通过不断援引“科学”,大臣们错误地暗示了根本不存在的确定性。在一篇言辞激烈的博客中,他指出,“如果大臣们利用‘科学’为道具,制造一种虚假的安全感和确定性,过后又改弦易张,公众将感觉受到了误导……考虑科学建议与‘遵循科学’不是一回事。”

与此同时,关于学校的公开讯息仍然令人困惑。英格兰副首席医疗官珍妮哈里斯(Jenny Harries)曾表示,小学生感染新冠病毒的几率“非常小,并且会随着时间推移下降”。这与近期的政府声明相矛盾,政府声明指出,显示传染性的基本传染数正在略微上升(基本传染数必须保持在1以下,疫情才能得到控制)。基本传染数上升可能与护理院疫情有关。但如果要让学校和家长相信这些风险可以控制,就需要合理解释这些矛盾说法,同时开展检测。

毕竟,这是一个风险管理问题。孩子们应该呆在学校,如果家长和老师相信风险可以被降至最低,他们也会去上学。与疫苗一样,公众信任也是抗击疫情不可或缺的工具。

本文作者是科学评论员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