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德国

德国的债务冒险

张冬方:这些年来,德国一直极为执着地实行以收支平衡为目标的“黑零”财政政策。而如今德国即将融入高负债的全球大家庭。

德国财政部长朔尔茨(Olaf Scholz)上周公布了一个历史性的坏消息:年年增长的政府税收今年将出现断崖式下跌:比去年的预测减少980亿欧。到2024年,比预测减少3159亿欧。一个史无前例的、巨大的窟窿。

而支出方面,为抗疫和挽救疫情冲击下的经济,德国准备了近1.2万亿欧援助资金,这个庞大的数额代表了德国去年GDP的三分之一。为此,联邦政府突破了基本法中“债务刹车”条款的限制,计划今年新增债务1560亿欧。这是德国自2014年以来首次新增债务。

这些年来,德国一直极为执着地实行以收支平衡为目标的“黑零”财政政策,而作为昔日“黑零”继承者和捍卫者的朔尔茨,这次却突然宣称,“不要小手小脚,而是大手大脚地花。”他对今年负债率的预估是75%。一些经济学家认为,2021年该比重甚至会达到80%。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得数据则乐观些,2020年德国负债率为68.7%,财政赤字占GDP5.5%,2021年负债率为65.6%,财政赤字为1.2%。这应该没有将六月即将出台的另一项经济一揽子计划纳入计算范围之内。德国债务时钟此时显示,债务以每秒6972欧元的速度在增长,人均负债为23859欧。德国“黑零”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政策至此打破了。

德国即将融入高负债的全球大家庭。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各国为抗疫和复苏经济采取了规模约达8万亿美元的财政行动。今年美国负债率会上升至131.1%,意大利至155.5%,希腊超过200%,欧元区为97.4%,而债务冠军日本则为251.9%。宛如一派战争场景。中央银行们也不遗余力扩大债券购买计划,欧洲央行准备了7500亿欧元的大流行病紧急购买计划(PEPP)。

其实,在疫情之前,世界的债务水平已经积重难返。据欧盟委员会,自2008年以来,美国,日本和欧元区的公共债务增加了53%。

那么,高债务会带来多大的风险?德国将怎样削减这些债务?谁最终为这些买单?

对于这些问题,经济学界大概分为两派:胜券在握的进取派和如履薄冰的保守派。前者认为,在全球低利率趋势下,政府几乎无需偿还利息。倘若经济增长率高于利率,债务会自动得到削减,所以主张举债投资或降税。而后者则认为,扩大财政赤字在非常时期是必要的,但从长远来看,减少公共债务才是经济快速发展的前提。关键问题不是债务有多高,而是经济对债务的承受能力有多大,而起关键因素的利率,到底是高还是低,机率平分秋色。

两派即使各有主张,有一点却是相同的,举债似乎成了全球疫情危机下稳固经济的不二之选。德国的很多经济学家都属于进取派。“经济五贤人”之一费尔德(Lars Feld)认为德国负债率即使到达80%或者90%,德国仍然能够应付。

负债率80%或者90%对德国意味着什么?

近十年以来,德国严格遵守“债务刹车”条款,努力实现结构性赤字占GDP比控制在0.35%以内,2020年无新增债务的目标,保持着欧元区恪守财政纪律的模范生形象。2014年,德国四十多年来首次无新增债务,接下来的六年连续实现财政盈余,稳步进入“黑零”时代。国家负债率十年来也几乎年年下降,2010年尚处于历史新高81.8%,2019年则下降至59.8%,至此17年以来首次低于《稳定于增长公约》所规定的60%的红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