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蓬佩奥

蓬佩奥与美国的末日外交

卢斯:作为美国首席外交官,蓬佩奥本应以灵巧的方式向世界解释特朗普的想法与政策,结果他成了特朗普的粗暴扩音器。

不论哪种政治体制都倾向于向世界展示其更灵巧聪明的一面。毛泽东有周恩来,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有乔治舒尔茨(George Shultz),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有彼得卡灵顿勋爵(Lord Peter Carrington)。这就是外交——用说服力来实现目的,而不是采用代价大得多的战争手段。

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是个例外。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国务卿没能灵巧地处理他老板的本能。他用喇叭对美国民众讲话。世界不会这样被说服。这是蓬佩奥在美国国内传达信息的方式。因此,外国人不再把他当回事。

这很遗憾,因为蓬佩奥具备了成为一名称职外交官的一个关键条件:他的领导信任他。蓬佩奥本可能成为特朗普想法的重要解释者,成为“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的亲和代言人。

相反,他选择了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发言人“巴格达鲍勃”(Baghdad Bob,穆罕默德赛义德萨哈夫(Mohammed Saeed al-Sahhaf)的绰号)的做派,放大他的领导的本能。这种模仿延伸到了蓬佩奥的管理工作。上周,特朗普应蓬佩奥的要求解雇了美国国务院监察长史蒂夫利尼克(Steve Linick)——监察长的职位本应具有独立性。

特朗普承认,他从未听过利尼克的名字。他没有质疑蓬佩奥的动机。利尼克的调查对蓬佩奥构成了威胁。除让工作人员做些取干洗衣物之类的琐事外,蓬佩奥据称还伪造了一份紧急命令,以绕开美国向沙特阿拉伯出售武器的禁令。

比起面对问题,蓬佩奥是让特朗普回避问题。这正是特朗普的做法。利尼克是过去两个月第五位被解雇的监察长。“有人帮我遛狗,就是为了卖武器给我的干洗店。”蓬佩奥就这样嘲讽外界的愤怒。这就是免受惩罚的人有恃无恐的语言。

除忠诚外,蓬佩奥还受到两种强烈冲动的驱使。首先是追随特朗普的雄心壮志。这意味着永远不要忤逆总统。如果特朗普在早餐前说了一件事,早餐后又变了卦,蓬佩奥会跟上步调。事实证明,很少有人能这么随机应变。

因此,蓬佩奥积累了不寻常的权力。他凌驾于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和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之上。自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以来,美国首席外交官从未拥有过如此影响力。与尼克松不断献计献策的幕僚不同,蓬佩奥是他的主人的传声筒。努力对特朗普亦步亦趋或许能解释蓬佩奥的暴脾气。一旦其行为遭到质疑,蓬佩奥就大发雷霆。

他的第二个动机更崇高:侍奉上帝。许多美国政客都在口头上信奉基督教。蓬佩奥是真信。他在福音长老会担任执事及平信徒传教士。该教会的信条之一是相信“末日”,即一旦预言应验,世界将以基督再临时信徒被提升天终结。这些预言包括所有犹太人将返回原来的圣地。

由于特朗普需要在11月获得较高的福音派投票率才能赢得第二个任期,蓬佩奥的信仰与总统的目标一致。与特朗普不同的是,蓬佩奥的宗教信仰不是为了作秀。“蓬佩奥经常谈论上帝。”一位前高级国家安全人员表示。“有时他以自贬的方式谈论上帝。但上帝一直在他的心中。”

自美国开始实施新冠疫情封锁以来,蓬佩奥唯一一次出访就是上周匆匆访问了以色列。蓬佩奥已经放弃了数十年的政策,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为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西岸大开绿灯。“我深信上帝在这里”。蓬佩奥在早些时候访问以色列时表示。他是认真的。

蓬佩奥有关中国的言论也是认真的,他称中国为“共产主义中国”。他现在还公然煽动台湾独立。这或许是不错的政治手腕,但这不是外交。

特朗普将新冠疫情给美国造成的损失完全归咎于中国,并称民主党总统竞选人乔拜登(Joe Biden)“通中”。“给乔拜登投票就是在给中国投票。”一则支持特朗普的广告表示。

中国官方媒体称蓬佩奥是“政治病毒”的“超级传播者”。这种攻击对于这位全球首屈一指的外交官来说应该很容易无视。但蓬佩奥已经夺走了自己的立场。美国和中国现在每天都在互抛阴谋论。我们其余的人则不安地靠近“末日升天”。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