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疫情之下,非新冠危重患者何去何从?

张倩烨:我们要做好长期与疫情共存的准备,抗疫与急重症和癌症患者诊疗之间,面临着一场“生命与生命”的竞争。

一位黑龙江的口腔癌患者因为疫情延误了去广州进行质子治疗而去世。

两位湖北的肺癌患者因为疫情耽误了入院化疗而去世。

一位脑溢血患者因为等待入院前核酸检测、错过最佳治疗时间而去世。

这只是过去几个月我知道的因为疫情延误治疗而导致的急重症、癌症病人死亡案例。同时,中国已经连续一个月以上没有出现新冠确诊病人死亡病例。

虽然还没有一项完整的统计可以显示有多少非新冠肺炎患者因为疫情延误诊疗而去世,但抗疫与急重症/癌症患者诊疗之间,如今面临着一场“生命与生命”之间的竞争。许多非新冠病人和急症病人,由于疫情面临入院治疗的重重阻碍,包括需要手术和其他住院治疗的癌症患者、需要日常透析以维持生命的肾病患者、需要在发病后的最佳治疗时间送入医院的急性心脑血管疾病患者等等。

目前,中国针对新冠疫情的治疗经验渐趋丰富,针对与疫情相关的救助“生命”的政策目标,应该更多关照减少与疫情相关的次生灾害:在最大限度控制疫情反复的同时,降低抗疫的社会总成本,而首要的成本应是疫情导致的生命成本——新冠死亡和由疫情导致的次生性死亡。

中国的疫情第一波高峰期已经过去,许多省市也在逐渐恢复经济活动和正常的社会生活,但在全球化的世界里,中国未来一段时间的抗疫策略也受到全球形势影响。

美国自3月份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后,六月底日新增确诊人数创疫情以来该国新高,显示新一波峰值的到来。从美国应对疫情的挑战可以看出,至少中美两国的人员流动在今年年底前很难恢复到疫情前的正常状态。邻近中国的南亚多国,疫情正在迎来峰值,而且南亚地区人口数量庞大、国家管治能力相对薄弱,疫情得到控制、趋于平稳的最终时间和成本很难确定。非洲是全球疫情的另一个潜在爆发点,目前看来,相比欧美,非洲有几个主要的优势,或许会使非洲的疫情死亡率降低,如全球化程度(人员国际流通水平)较低、人口平均年龄非常年轻(在许多研究中老龄化与新冠疫情死亡率显著正相关)等,但这并不意味着新冠病毒的传染率下降,也不意味着在其他国家导致的死亡率会与非洲同步。欧洲逐步解封后,是否会经历来自非洲等其他地区的输入型病例和本地传染病例导致疫情第二波,也是很大的问号。

在这样的前提下,中国要做好长期与疫情共存的准备。这也意味着,种种“一刀切”的抗疫政策如果继续下去,由疫情导致的次生性灾害,如急重症患者和癌症、需要长期透析的肾病患者死亡人数会越来越多。

现实是,上述患者群体在疫情中就医面临几大难题:

一是入院之前需要核酸检测。这关系到最佳救治时间和费用。如果按照需要三个小时等待核酸检测结果的时间估计,脑卒中(中风)病人将会错过溶栓最佳时间。对于需要长期住院的癌症患者,核酸检测的有效期通常只有七天,而一个四到六周期的化疗疗程下来,患者至少要做四次自费核酸检测。按照每次一百五十元人民币的费用计算,住院患者加上一名陪护人员至少需要额外自付1200元。虽然中国的检测费用比我们已知的许多国家和地区如美国、香港、台湾等低很多,但中国的人均收入也比上述国家和地区低很多。考虑到李克强总理讲到的中国仍有六亿人口月平均收入一千元的现实,这笔费用对广泛的中国中低收入重症患者家庭,仍是不小的额外负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