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关于气候变化,新冠疫情能告诉我们什么?

何丽:从全球范围来看,封锁期间的碳排放减少尚难令人满意,但人们价值观的转变或许能为气候变化做出贡献。

想象一下,你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爆发前离开了地球,在最近回来了。这就很像破冰船“极星号”(Polarstern)上87人的遭遇,过去6个月他们在北极进行气候研究,不久前才返回陆地。

迎接他们的世界是熟悉的,但也发生了变化。微笑被口罩代替,人们走在街上时会避开彼此。这些研究人员在海上的时候,他们研究的主题——气候变化与排放——经历了我们一生中最大的转变。由于全球处于封锁状态,今年的排放量将出现自二战以来的最大降幅。

对于在破冰船上的团队来说,要消化的东西太多了。“在‘极星号’上,我们对新冠病毒对社会的实际影响只有非常模糊的感受。”首席科学家托尔斯滕坎措(Torsten Kanzow)回忆起与家人通过断断续续的卫星连接进行的对话,他告诉我,“当然,我们要吸取教训;过去能指望的许多东西现在都不能指望了。”

对他的团队来说,这些东西包括他们本应在今年4月乘飞机离开破冰船——通过在浮冰上修建的一条跑道——但他们在两个月后才乘船抵达。他不久前终于回家了。

这个耗资1.4亿欧元、名为“国际北极漂流冰站计划”(Mosaic Expedition)的项目,是有史以来最具雄心的极地研究项目之一。令人沮丧的是,研究人员的许多观测表明,北极的变暖仍在继续。

即使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并不幸地夺去了无数人的生命,但气候变化的脚步仍没有停下。值得特别关注的一件事是,该项目观测到的臭氧水平非常低,让人怀疑这是否与北极上空的臭氧空洞有关。(研究人员需进行更多分析才能确定。)

尽管二氧化碳排放量在疫情期间大幅下降,但从地球范围来看,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如果我们要达到巴黎协定将气温上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目标,2020年的排放量下降——较去年减少约8%——将只是让我们走向我们本应该达到的目标。

地球的大气层几乎没有注意到:上个月的二氧化碳浓度达到历史新高。这似乎与我们的直觉相悖,但二氧化碳能在大气中停留很长时间——超过一个世纪。只要我们一直将它排放到空气中,它就会一直积累。

令人沮丧的是,其他数据也指向同样的方向。今年五月是使用现代仪器监测以来最热的五月。与此同时,格陵兰岛今年春天融化的冰量异常之多,预示着夏天还会有更多的冰融化。

如果封锁还不足以拯救地球,我们该放弃希望吗?即使所有飞机停止飞行、正常生活停摆,大气变暖仍在继续,这似乎令人沮丧。尽管卫星图像显示,少数主要城市的污染已经得到清除,但地球的状况或多或少没有改变。

但也有一些好消息。这场疫情对我们的价值观产生了重大影响,而价值观是应对气候变化的根本。新冠疫情下的生活迫使我们采取集体行动保护彼此的健康,并意识到为遥远的威胁做准备是值得的。

随着“极星号”团队适应回到陆地以后在新冠疫情下的生活,他们可能会惊讶于这种疾病带来的最深刻变化是那些肉眼无法立即看到的变化。

————

封锁是一段较长的反思期,促使许多人将集体安全置于个人自由之上。这也是及时行乐文化的对立面。及时行乐文化催生了许多对环境不利的习惯,比如周末乘飞机外出度假,或购买快时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