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欧盟

欧盟须以退为进保生存

拉赫曼:对于德国宪法法院做出妨碍欧洲央行开展工作的裁定,我个人认为,出于务实和民主方面的原因,欧盟支持者应该冷静。

在布鲁塞尔工作过的任何人,都不会对欧洲一体化的“自行车理论”感到陌生。这一理论认为,除非欧盟(EU)一直保持前行,否则就会跌倒并解体。

但这个自行车理论已经危险地过时。为了生存下去,欧盟实际上需要找到一个刹车和倒车装置。否则,欧盟各机构与其成员国之间可能发生致命冲突。

德国联邦宪法法院此前作出的一项判决,让德国与欧洲央行(ECB)以及欧洲法院(ECJ)陷入了直接对立,这大大增加了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位于卡尔斯鲁厄(Karlsruhe)的德国宪法法院裁定,曾经帮助保住欧洲单一货币的欧洲央行债券购买计划,未能进行“相称性评估”,因为欧洲央行没有考虑该计划的整体影响。德国宪法法院还称,欧洲法院在宣布欧洲央行的债券购买行为合法时,超出了自己的权限。

德国宪法法院的做法让坚定支持欧盟的人士惊骇不已。一些人认为,卡尔斯鲁厄的裁定“使整个欧盟的法律秩序陷入危险境地”,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必须以“侵权诉讼”作为回应,即把德国告上法庭。

我个人的观点是,无论出于务实还是出于民主方面的原因,欧盟起诉德国政府都将是愚蠢的行为。德国是欧盟最大的国家,也是欧盟预算的最大贡献者。欧盟不可能建立在与其成员国——尤其是德国——对抗的基础上。这个俱乐部可以没有英国。但缺了德国,欧盟将不再存在。

德国的民意调查似乎表明,宪法法院是德国最受尊敬的机构。德国央行(Bundesbank)也一直被视为德国战后民主制度的关键守护者——而且是魏玛共和国时期的恶性通胀永不重演的保证。如果欧盟让维持德国战后稳定最重要的两大支柱丧失威信,将招致德国公众的强烈反弹。

如果德国的行为在根本上违背民主原则,那么这类致命的对抗也许属于不可避免的义务。但是,尽管有可能对德国宪法法院裁定背后的经济和法律逻辑提出异议,但没有迹象表明该法院的行为违背了民主或适当原则。欧盟认为,欧洲法院是更高级别的法院,地位高于德国宪法法院。但是,如果欧盟启动侵权诉讼,欧洲法院与德国联邦宪法法院之间的争议将由欧洲法院自己仲裁——这样一种循环局面会瞬间削弱其裁决的道德效力。

诚然,让德国宪法法院的裁定保持有效并非小事。从最糟糕的方向说,它对欧元的存续以及欧盟维持其作为自由民主国家俱乐部的努力都构成了真正的风险。匈牙利和波兰——两国政府都在快速侵蚀本国的民主制度——都抓住德国宪法法院的裁定,为它们无视欧盟法律的行为辩护。不出所料,欧尔班维克托(Viktor Orban)领导的匈牙利政府会作出这样的反应。但欧尔班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物——很像美国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他反正都会利用任何理由(无论多么站不住脚)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辩护。

在现实中,匈牙利和波兰的情况与德国大不相同。华沙和布达佩斯的政府确确实实是在削弱本国法院的独立性。相比之下,德国宪法法院的判决给柏林方面带来了极大的不便,证明其不受政治影响。

欧盟针对匈牙利和波兰提起的侵权诉讼有正当理由,因为两国的民主制度确实受到了威胁。但是,长远来看,匈牙利和波兰民主制度的命运将由这两个国家内部(而非布鲁塞尔)决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