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FT社评:学会与新冠病毒共存

这场大流行病目前正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某种疗法或疫苗问世之前,全世界必须学会与新冠病毒共存。

被封锁的经济体正在重新开放。海滩上的人多了起来。然而,全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正在加速——包括在许多正在放松限制的国家。之前全球新冠确诊病例达到100万用了三个月;而最近新增100万确诊病例仅用了一周。虽然欧洲各国及美国各州的居民可能希望放松封锁标志着终结的开端,但这其实只是序幕的结束。这场大流行病正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某种疗法或疫苗问世前,全世界必须学会与新冠病毒共存。

数据是令人沮丧的。全球累计新冠确诊病例接近1000万,仅美国就占其中的四分之一。上周五和周六,日新增病例创下逾18万例的纪录。美国新增病例正在突破其4月以来的峰值。随着美国南部和西部各州新增病例数激增,佛罗里达州和得克萨斯州撤消了重新开放经济的计划。美洲如今是全球疫情的震中,巴西的新冠病例总数超过了100万,新冠肺炎死亡总人数超过了5万,是继美国之后第二个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超过5万的国家。

虽然新冠病毒从中国和东亚地区蔓延出去后,最初的爆发地大多是西方经济体,但目前的焦点是发展中国家——包括全球一些人口最多的国家。从墨西哥到南非、再到印度,新增病例都在激增。在某些国家,一些民粹主义政治强人拒不认真应对新冠病毒——巴西的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称之为“小流感”——给疫情火上浇油。

但事实证明,虽然富裕国家利用封锁措施帮助遏制了疫情,但新兴经济体或者无力采取这些措施,或者成效较低。在乡镇或贫民窟,几代人同住在拥挤、不卫生的环境里,很难保持社交距离。在非正规经济体量较大的国家,失业的人可能会挨饿。印度的突然封锁使国内无数流动务工者失去生计和支持,陷入困境——许多人被迫徒步走回自己的老家。富裕国家中较贫困的亚群体也面临着类似的窘境。

实施全国性封锁的巨大代价及由此造成的混乱意味着,即使是富裕国家也会尽其所能地避免二次封锁。许多企业都将濒临崩溃。民众或许也不会再服从严格的限制。因此,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如今在某种程度上处境相同。它们必须依靠缓解措施、更多地实施局部隔离或封锁来控制疫情。但二者的初始感染水平不同——与新冠病毒共存的能力也不同。

有财力的国家将需要建立全面的检测、追踪与隔离制度,并“大幅提升”医院的收治能力。各国至少都需要投资于大规模检测(印度正尝试对2900万新德里居民进行检测)。许多措施是广泛适用的:在可行范围内尽可能远地保持社交距离、形成良好的手部清洁习惯及“咳嗽礼仪”;戴口罩减缓传播,尤其是那些不知道自己被感染的人。尤其需要警惕拥挤的工作或居住场所,无论是美国或德国的肉类加工厂,还是新加坡的外籍劳工宿舍。

然而,正如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上周指出的,在抗击新冠疫情上缺乏团结比疫情本身更危险。让全球领导与协作发挥作为还不晚。然而,随着这场大流行病进入超速发展阶段,谁有能力或愿意发挥作用,却越发不明朗了。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