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在家办公

居家办公滋长偏执想法

在家办公让人们失去了以往用来了解事态的社交反馈,再加上经济低迷时期对裁员的恐惧,人们更容易走向偏执。

在“正常的时候”——海伦娜(Helena)指的是封锁前——这位营销主管如果对工作上的某件事感到不安,她会“与同事分享,或与同桌确认一下”。现在她会自己反复琢磨。

“你开始疑神疑鬼。如果我没有收到某人的回复,我就会担心。”视频会议是一种糟糕的替代品。“你怀念一切社交线索,”海伦娜说,“你想看看每个人的反应……你快速扫视屏幕,看看他们有多投入。当人们加入会议时他们可能还在发电子邮件。我挂断会议后会想,‘哦,天哪,我的意思表达清楚了吗,那个人听懂我意思了吗?’”

孤立、不信任的管理层、24小时不停的电子邮件,以及对裁员的深层恐惧,这些合起来造成了偏执。清晨,她打开手机时心想:“老天爷,我醒了。我应该在线了”。

在经济低迷时期,在家办公连同裁员威胁为偏执提供了有力条件。卡斯商学院(Cass Business School)组织行为学教授安德烈斯派塞(Andre Spicer)表示:“偏执通常是对于那些没有发生或尚未发生的事情的情绪。这意味着当你因为虚拟办公不在办公室,身边没有同事时,就给偏执的滋生提供了空间。我们不再获得以往用来了解事态的种种非正式反馈。”

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临床心理学教授丹尼尔弗里曼(Daniel Freeman)对此表示赞同:“当人们偏执时,他们经常对模糊的信息作过多解读。现在,模糊性和威胁变多了,而把我们的注意力从日常生活中转移开来的事情、我们与他人的接触,以及我们可以谈论的其他事情变少了。”

据心理健康慈善机构Mind称,很多员工时不时会有轻度的偏执想法。可能是担心自己的工作没有达标,担心自己遭到排挤,或者担心同事在说自己的闲话。

斯坦福商学院(Stanford Business School)组织行为学教授罗德里克克莱默(Roderick Kramer)称,触发偏执的是一些意外事件,比如企业合并或裁员。他的研究发现,为了填补不确定所造成的空白,人们往往变得“高度警惕”,不停琢磨同事和老板行为背后暗藏的深意,而这会让人们更加在意是不是有人在盯着他们。“对那些对自身的工作地位或名誉更有安全感的人来说,这种担忧就比较少。”

对于加州的安娜(Anna)来说情况确实如此,她在一家科技公司的产品部门工作。面对失业的传言她感到很脆弱,而且“因为担心被差评,一天假都不敢请……为了证明我对公司的承诺,我连周末和深夜都在工作。”

在《被审视的生活》(The Examined Life)一书中,精神病学家斯蒂芬格罗兹(Stephen Grosz)写道,士兵们在战场上经常会出现偏执的想法,以此让自己觉得自己并没有被遗忘。他写道:“比起感觉被遗忘,感觉被背叛还没那么痛苦。”安娜对这种感觉很熟悉。“如果我发现有一封邮件的收件人不包括我,我会恐慌,觉得这是因为我的老板正在组建一个新团队,而我不在其中。”她担心自己在哪里被排除在外了,而“当有人被加入到我的工作邮件收件人时,我会觉得他们是想接手我的工作,而此前我对团队合作是很欢迎的。”

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泰珀商学院(Tepper School of Business)组织行为学及理论副教授安妮塔威廉姆斯伍利(Anita Williams Woolley)表示,沉默也很难对付。“如果有人没回你邮件,你就会想,‘这是什么意思?’沉默的空白很难填补,有时候你会以更消极的方式来填补这一空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