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知识分子

“特朗普化”的中国知识分子与他们眼中的“白左”

郝志东:不少中国知识分子因不同的原因、以不同的程度“特朗普化”了,并公开反对所谓“白左”和“政治正确”,这是个值得注意和辨析的现象。

近一个月来,海内外一些华人网络以及自媒体,比如知乎网、观察者网、“星系花园秘境”上,出现了不少对美国反警察暴力和种族歧视的抗议运动的挞伐之声,甚至一些颇有名气的自由派知识分子,也对这场运动发出了尖锐的批评。

这类论者把美国抗议者推倒内战时期南方将领的塑像等行为,比作中国的“破四旧”;把减少对警察局的财政支出甚至解散警察局(美国全国只有一个城市提出,而且因为民主制度实行起来会困难重重)比作中国的“砸烂公检法”。按照这个逻辑,他们可能很快就要把美国一些大学的招生制度改革,比如不看SAT成绩,说成是“工农兵上大学”了。

但细查之下,会发现这些论者漠视了“破四旧”和美国运动在本质上的不同,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或者故意语不惊人死不休。正如资中筠先生在最近的《妄议美国》一文中所说,“国情如此、人情如此,身边事无能为力,只能妄议隔洋之事,替他人担忧了”。

但是这些所谓“担忧”反映的,其实是近年来中国知识分子的“特朗普化”与人们对所谓“白左”和“政治正确”的偏激看法。本文将试图讨论中国知识分子是如何“特朗普化”的,什么是“白左”和“政治正确”,然后分析人们对所谓“政治正确”的批评到底有没有道理,讨论民主制度如何处理“政治正确”矫枉过正的问题,最后再分析为何“特朗普化”的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们批判所谓“白左”、“政治正确”是脱靶的行为。

“特朗普化”的中国知识分子

政治学者林垚在今年一篇题为《灯塔主义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的文章中说,“川化”,即“特朗普化”,跨越了中国知识分子内部的传统意识形态分歧,也就是说,不论是自由派知识分子还是反自由派知识分子中,都出现了“特朗普化”的现象。

“特朗普化”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出于对极权主义和计划经济的惨痛记忆,认为欧美的政治与经济体制是中国效法的榜样。默克尔、奥巴马对中国的集权体制采取了绥靖政策,而特朗普上台后用贸易战的方式发起了挑战。所以他们对特朗普赞誉有加,认为或许特朗普可以救中国。

当然这是一厢情愿的事情。最近出版的原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的回忆录就揭示出,特朗普对中国的民主、人权,甚至公平贸易,基本没有兴趣。他所关心的主要是自己的政治利益,即下届能否连任。美国的民主体制也是问题多多。不过这些并没有阻碍这些自由派知识分子对美国体制和特朗普的热爱。

林垚认为,“特朗普化”的自由派中国知识分子们除了在政治、经济上将西方作为完美的“灯塔”之外,对西方的白人/基督教文明也非常憧憬。于是他们对非白人移民欧美、对伊斯兰难民在欧美寻求庇护,忧心忡忡。就和亨廷顿的担心一样,他们认为这个基督教文明会被稀释掉,欧美都会被伊斯兰化,西方文明的灯塔将不复存在。于是他们对特朗普的种族主义政策、反移民政策、反同性恋政策非常推崇,生怕西方文明沦陷。

林垚在文章里举了一些例子。有些人为特朗普的移民政策辩护,认为穆斯林不可能融入欧美社会:“事实上许多异教移民根本不可能在‘熔炉’中熔化,反而成为社会福利的挤占者、社会秩序的破坏者以及文化政治秩序的敌人”;有人认为欧美“左转”会出现拉丁美洲化的问题,所以特朗普当选即使是恶,也是必要的恶;有人认为“政治正确”让白人为他们的祖先“背锅”,是不对的,特朗普破除“政治正确”,犹如我们当年打破禁忌、解放思想、改革开放一样,对美国未来走向、世界格局都会产生深刻影响。还有一位教授谈到一个美国“白左教授”到他家,他向后者表达了未来美国黑人数量超过了白人之后怎么办的担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