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资本主义

逐利信条助长企业垄断权力

马尔:巨型企业的垄断权力正在演变成经济黑洞。打破垄断、重塑竞争的使命仅靠企业的自愿努力是不够的。

本文作者是“包容性竞争论坛”(Inclusive Competition Forum)联合创始人,著有《竞争杀死我们:大企业如何危害我们的社会和地球、以及我们该如何应对》(Competition is Killing Us: How Big Business is harm Our Society and Planet and What To Do About It)

50年前的一个周日,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发表了一篇让他获得持久影响力的文章。《企业的社会责任是增加利润》(The Social Responsibility of Business is to Increase its Profits)成为了有关股东价值的经典论述,弗里德曼给那些感到矛盾的首席执行官提供了一条简单的指导原则:没有把握的时候,首选利润最大化。

弗里德曼的观点在1970年时就被认为不可接受,而今再次遭到了批评。去年,由美国的首席执行官们组成的颇具影响力的商业圆桌会议(Business Roundtable)公开拒绝股东价值至上原则,许多企业和投资者对商业圆桌会议把关注点放在利益相关者和可持续性上大加称赞。

然而,我们仍然被弗里德曼的遗产所吸引。企业可能嘴上说着企业责任,但却走了一条不同的路。作为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的一名竞争事务律师,我亲眼目睹了高管们如何争着主导市场,并将股价推得越来越高。

竞争法本就是为了制衡公司权力,然而市场却在监管机构的眼皮子底下变得愈发集中。2015年,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经济学家莫迪凯库尔茨(Mordecai Kurz)计算得出,82%的股市市值来自科技部门的“垄断财富”。现在的比例可能更高:一场让科技获益的大流行病推动了股价飙升。

对用户而言,选择往往是一种错觉。以约会应用为例:你或许可以选择OKCupid、Tinder或者Hinge,但这3款应用都为Match.com所有。谷歌和Facebook已经形成了在线广告双头垄断格局。少数几家公司控制着全球农业。亚马逊(Amazon)现在拥有送餐公司户户送(Deliveroo)的部分股权。无力的监管机构一直都是共谋者。

市场的集中化往往伴随着不平等日益加剧、劳动者权利被剥夺、社区空心化以及环境损害——所有这些问题都是利益相关者资本家声称正在尝试解决的。垄断行业往往按照自己的、自反性的逻辑运行,垄断企业的利益自动等同于该行业的利益。当监管机构真的逮到巨头时,征收的罚款可以很容易地被作为经营成本消化。无论是杜邦(DuPont)因在西弗吉尼亚州污染水源而支付6.71亿美元罚款,还是Facebook为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支付50亿美元和解费,投资者几乎都没有什么反应。消费者几乎求告无门。

以道德义务为指导的公司必须与那些认为垄断将压倒道义的对手竞争。亚马逊、优步(Uber)等公司为了拖垮竞争对手、扩大市场份额,年复一年承受着亏损。一旦它们的地位稳固下来,这些具有系统重要性的公司将不会让步。

别忘了,弗里德曼在他“利润优先”原则中添加了一条告诫。企业应该实现利润最大化,“只要它不违反游戏规则,即在没有欺骗或欺诈的情况下进行开放和自由的竞争”。然而,历史上对股东价值的重视,已经导致一些公司通过控制游戏规则、甚至通过欺骗和欺诈来寻求获得垄断权力。此类做法扭曲了竞争的概念。

巨型企业有自己的引力,而且正在演化为经济黑洞。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将无法抵抗这一引力。我们必须打破经济集中化,使企业权力民主化,并消除能够扭曲市场和社会的垄断。靠企业自愿努力是不够的。必须把竞争法和公司法的作用发挥到极致。

美国同时给了我们弗里德曼和硅谷,让我们以为这是一个美国的问题。但我们所有人都受制于全球和本土垄断企业。我们需要在欧洲发起一场运动来重塑竞争,保护我们的民主以及对一个坚韧未来的希望。只有到那时我们才会抛弃弗里德曼的信条。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